率性而为成大气----三石和他的水墨艺术

2018-10-29 16:15:04

徐小荣


 不论是清风徐扬的月夜,还是冷雨敲窗的寒日,每有空闲,我喜欢沏一壶香茗,手捧一幅幅各地友人送我的书、画作品,细细品之,只是意在壶中,品的却是纸上的水墨韵味。我想,这大慨是文化人一种独有的情趣吧。

 今夜的窗外,升起一轮秋月,带着水样的清辉荡进我的书房,我照例沏一壶香茗,品赏着广东画家三石小弟陆陆续续赠我的几幅画作。那<夹岸桃花相送迎>、<归隐>、<秋山大风图>、<兰韵>等水墨作品无不透着古韵,彷佛让人倘佯在唐诗宋词之中,竟令我惊讶的近乎瞠目结舌!细细品读三石的水墨作品,仿佛有一种淡淡的古意慢慢弥漫开来,包裹着你,让人顿生一种明亮、温润、清新、洒脱的感觉。他的恩师吴大千对三石的画评价道“有清亮之感,厚重而透明”,此言精准。三石水墨画的风格师从于传统,其笔墨、构图,都是传统的,然而,他的作品在古典意象中,散发着一个现代画家思想深邃的气息。这恰是我的好友、吴大千先生认为三石的画作“苍茫旷远,高古拔俗” 之所在。  

    画家三石

     董其昌云:“画家以古人为师,己属上乘,进此当以天地为师。” 其实,三石是一个非常勤奋忙碌的画家。数十年来,他行走于山水之间,以天地为师; 他沉缅于作画之中,从传统入手。他和许多画家一样,喜欢寄情于山水。在三石眼里,唯山水是真、是善、是美。有时,他会突然间孤身一人走进山水,去大自然中吸天地之灵气,聚日月之精华,纳山水之性情,以获取一份精神与灵智。只要他认为有日月之精华,天地之灵秀的地方,他都将一路寻去,走向深邃的精神密林,当暮霭苍茫,岚烟腾起,继而夜色四合,山风呼啸的时候,他会独自一人,怀抱一瓶烧酒,在陌生空寂的山水间时而开怀畅饮,时而侧耳聆听。这个时候,他的灵魂豁然冲出躯体,在浩渺的宇宙间驾风而去,和天地日月融为一体,与山神女仙共游一处,化作山水荒野中永恒的一抹色彩。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,独步山水的三石才感到心神合一,激动不已,畅快淋漓,创作激情勃然而发。我想,他的《秋山大风图》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时候用心着墨的佳作。

 一部中国山水画史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一部中国绘画发展史。千百年来,它不仅形成了一套完备的技法体系,还有着博大精深的理论法则,历代大家辈出,画派纷呈,蔚然.壮观。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如何继承和创新,始终是人们所关注和争论的焦点。三石先生作为一位画家,他的艺术修养绝对高于时下的画匠之流,他深刻了解艺术发展规律,且始终保持着一种清醒的认识。他认为,传统绘画的蓬勃壮大,生生不息,是历代先贤们始终自觉地与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相融合的结果,其核心体现、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审美意识。一幅作品,其表达的是对传统精神本质的体悟,是作者的情感,这是最根本的东西;技法是重要的,但它是为体现精神本质而御从的。面对博大精深的传统,三石先生没有盲目的崇拜,没有背上沉重的包袱,更没有鼓噪所谓的创新,而是以一颗平常之心,笃其心志,独辟蹊径,别开生面。三石笔下的意象依然是历代先贤们乐此不疲的万壑松风、林泉清音、空谷幽泉......其实,这不是简单的重复,而是在似同实异的表相中,畅想着对人生、生命、宇宙的哲思和关注,这也是山水画历经千年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所在。    


 传统绘画笔墨是很个性化的,它反映了画家的修养。舞文弄墨数十载、颇享声誉的三石先生,将富于文人灵性的技法笔意,灵活自然地运用到了绘画之中,他根据画面的需要,不强调运笔的提按,线条停匀而含蓄,富有内在的张力。勾、勒、皴、擦以淡线条为主,只在块面的转折交合处,似乎在有意和无意间,复以数笔浓墨,或浓点,使画面立显精神。面对繁多的绘画技法,他认为,无论是山石的皴法,还是房舍亭台、人物的画法,事实上就是线和面的关系,抓住了关键,由此生发而出,一切都简单了。因此,三石有意纯化笔墨技法,在纯化中确立自己的绘画风格。他的作品笔墨清朗,线条灵动、松秀,精到而简洁,恰到好处。其施色山石好用青绿,薄彩淡赭,人物大多着红衣,透着温润、古雅,营造出一种恬淡而又深邃的氛围,令人难忘。在构图上,他讲究大块面的穿插组合,简洁大方,干净利落,或巨嶂高壁,或山峦重叠,或溪桥幽涧……画面在堂正的大气之中,洋溢着文人画气韵。    


    三石也擅小幅,笔墨纯正。他笔下的兰花、墨竹无不神采飞扬,形神兼备;虾子、桂鱼个个飘逸散淡,怡得自然。一日闲聊时,我一时技痒,曾问道于三石,他当即铺纸,取笔墨示范,并一笔一划悉心教授。只可惜我心性愚钝,上前画时心手不一,只是徒增烦恼作罢,可见作画实为不易,也足可见三石虽廖廖数笔,几枝墨竹便亭亭而立,实为其数十年孤独沉静之功也。三石能工写,一花一草皆有动静之神韵,疏密映掩,透彻着空间的美感。清逸之美扑面,枝什穿插巧妙,虽是盈尺之作,却独具匠心。

    三石也擅长条幅和长卷,长卷不易画,三石亦能经营到位,开合有致,节奏随兴而生,一笔一划都在澄心静气间,设色多浅出,却能层层渲染,玲珑透润。三石所作的条幅或长卷,大气生动,因多年侵淫传统,又带有浓郁的文人气质,笔端造化,心生古境,风格和意趣,均愈见精深。

 个人的学识、才情和修养,是三石在水墨山水艺术创作上的动力和源泉。他通过绘画把自然的时空、历史的厚重和人文精神交织在一起,彰显出一种思接千载、视通万里的广阔空间,成为安顿自己精神生命的憩园,三石以这种方式诠释了对中国画的理解。可以说,三石的画随心所欲,率情率性,心气不凡,得大自在。

文章来源:画家三石 www.gdsanshi.com

Copyright © 2018 刘锦良 版权所有   技术支持江门网站建设  粤ICP备18130100号

热门搜索:画家三石 广州三石画家 三石画家 html网站地图 xml网站地图 txt网站地图